郑伯公克段于鄢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全文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的译文

  当初,郑武公从申国娶妻,(妻子)叫武姜。(武姜)生下了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脚先出来,让武姜受到惊吓,因此给庄公取名叫“寤生”,也因此不喜欢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多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不答应。

  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说:“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办。”武姜便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让他住在那里,称他为京城太叔。大夫祭仲说:“分封的都城如果城墙超过三百方丈长,那就会成为国家的祸害。先王的制度规定,国内最大的城邑不能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等的不得超过它的五分之一,小的不能超过它的九分之一。京邑的城墙不合法度,非法制所许,恐怕对您有所不利。”庄公说:“姜氏想要这样,我怎能躲开这种祸害呢?”祭仲回答说:“姜氏哪有满足的时候!还不如早些给他找个地方安置了他,别让祸根滋长蔓延,一滋长蔓延就难办了。蔓延开来的野草还不能铲除干净,何况是您那尊贵的弟弟呢?”庄公说:“多做不义的事情,必定会自己垮台,你姑且等着瞧吧。

  过了不久,太叔段使原来属于郑国的西边和北边的边邑也背叛归为自己。公子吕说:“国家不能有两个国君,现在您打算怎么办?您如果打算把郑国交给太叔,那么我就去服侍他;如果不给,那么就请除掉他,不要使民生二心。”庄公说:“不用除掉他,他自己将要遭到灾祸的。”太叔又把两属的边邑改为自己统辖的地方,一直扩展到廪延。公子吕说:“可以行动了!土地扩大了,他将得到民心。”庄公说:“共叔段对君不义,百姓就对他不亲,势力再雄厚,将要崩溃。”

  太叔修治城廓,聚集百姓,修整盔甲武器,准备好兵马战车,将要偷袭郑国。武姜打算开城门作内应。庄公打听到公叔段偷袭的时候,说:“可以出击了!”命令子封率领车二百乘,去讨伐京邑。京邑的人民背叛共叔段,共叔段于是逃到鄢城。庄公又追到鄢城讨伐他。五月二十三日,太叔段逃到共国。

  《春秋》记载道:“郑伯克段于鄢。”意思是说共叔段不遵守做弟弟的本分,所以不说他是庄公的弟弟;兄弟俩如同两个国君一样争斗,所以用“克”字;称庄公为“郑伯”,是讥讽他对弟弟失教;赶走共叔段是出于郑庄公的本意,不写共叔段自动出奔,是史官下笔有为难之处。

  庄公就把武姜安置在城颍,并且发誓说:“不到黄泉(不到死后埋在地下),不再见面!”过了些时候,庄公又后悔了。有个叫颍考叔的,是颍谷管理疆界的官吏,听到这件事,就把贡品献给郑庄公。庄公赐给他饭食。颍考叔在吃饭的时候,把肉留着。庄公问他为什么这样。颍考叔答道:“小人有个老娘,我吃的东西她都尝过,只是从未尝过君王的肉羹,请让我带回去送给她吃。”庄公说:“你有个老娘可以孝敬,唉,唯独我就没有!”颍考叔说:“请问您这是什么意思?”庄公把原因告诉了他,还告诉他后悔的心情。颍考叔答道:“您担心什么呢?只要挖一条地道,挖出了泉水,从地道中相见,谁还说您违背了誓言呢?”庄公依了他的话。庄公走进地道去见武姜,赋诗道:“大隧之中相见啊,多么和乐相得啊!”武姜走出地道,赋诗道:“大隧之外相见啊,多么舒畅快乐啊!”从此,他们恢复了从前的母子关系。

  君子说:“颍考叔是位真正的孝子,他不仅孝顺自己的母亲,而且把这种孝心推广到郑伯身上。《诗经·大雅·既醉》篇说:‘孝子不断地推行孝道,永远能感化你的同类。’大概就是对颍考叔这类纯孝而说的吧?”

  《郑伯克段于鄢》的原文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公子吕曰:“国不堪贰,君将若之何?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无庸,将自及。”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子封曰:“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昵,厚将崩。”

  大叔完聚,缮甲兵,具卒乘,将袭郑。夫人将启之。公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入于鄢,公伐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

  书曰:“郑伯克段于鄢。”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

  遂置姜氏于城颍,而誓之曰:“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既而悔之。颍考叔为颍谷封人,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公问之,对曰:“小人有母,皆尝小人之食矣,未尝君之羹。请以遗之。”公曰:“尔有母遗,繄我独无!”颍考叔曰:“敢问何谓也?”公语之故,且告之悔。对曰:“君何患焉?若阙地及泉,隧而相见,其谁曰不然?”公从之。公入而赋:“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姜出而赋:“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遂为母子如初。

  君子曰:“颍考叔,纯孝也。爱其母,施及庄公。《诗》曰:‘孝子不匮,永锡尔类。’其是之谓乎?”

时间: 2024-04-18 21:52:34

郑伯公克段于鄢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全文翻译的相关文章

郑伯克段于鄢的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的译文

<郑伯克段于鄢>翻译 从前,郑武公在申国娶了一妻子,叫武姜,她生下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脚先出来,武姜受到惊吓,因此给他取名叫"寤生",所以很厌恶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多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不答应. 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说:"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办."武姜便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让他住在那里,称他为京城太叔. 大夫祭仲说:"分封的都城

郑伯克段于鄢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易译文

<郑伯克段于鄢>翻译 从前,郑武公在申国娶了一妻子,叫武姜,她生下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脚先出来,武姜受到惊吓,因此给他取名叫"寤生",所以很厌恶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多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不答应. 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说:"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办."武姜便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让他住在那里,称他为京城太叔. 大夫祭仲说:"分封的都城

郑伯克段于鄢原文及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原文和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原文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岩邑也,虢叔死焉,佗邑唯命."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欲之,焉辟害?"对曰:&qu

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原文

翻译:蔓延开来的野草还不能铲除干净,何况是您受荣宠的弟弟呢?该句出自左丘明所作的<郑伯克段于鄢>,主要讲述鲁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郑庄公同其胞弟共叔段之间为了夺国君君权位而进行的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郑庄公设计并故意纵容其弟共叔段与其母武姜,其弟骄纵,于是欲夺国君之位,庄公便以此讨伐共叔段.庄公怨其母偏心,将母亲迁于颍地,后来自己也后悔了,又有颍考叔规劝,母子又重归于好. <郑伯克段于鄢>原文 初,郑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氏,故名曰"寤生&q

郑伯克段于鄢全文翻译 郑伯克段于鄢原文

<郑伯克段于鄢>翻译 从前,郑武公在申国娶了一妻子,叫武姜,她生下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时脚先出来,武姜受到惊吓,因此给他取名叫"寤生",所以很厌恶他.武姜偏爱共叔段,想立共叔段为世子,多次向武公请求,武公都不答应. 到庄公即位的时候,武姜就替共叔段请求分封到制邑去.庄公说:"制邑是个险要的地方,从前虢叔就死在那里,若是封给其它城邑,我都可以照吩咐办."武姜便请求封给太叔京邑,庄公答应了,让他住在那里,称他为京城太叔. 大夫祭仲说:"分封的都城

三顾茅庐全文翻译 三顾茅庐文言文全文翻译

<三顾茅庐>全文翻译:诸葛亮亲自在田地中耕种,喜爱吟唱<梁父吟>,他身高八尺,常常把自己和管仲.乐毅相比,当时人们都不承认这件事.只有博陵的崔州平,颍川(河南禹州)的徐庶与诸葛亮关系甚好,说确实是这样.适逢先帝刘备驻扎在新野.徐庶拜见刘备,刘备很器重他,徐庶对刘备说:"诸葛孔明这个人,是人间卧伏着的龙啊,将军可愿意见他?" 作品原文: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父吟>.身长八尺,每自比于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惟博陵崔州平.颍川徐庶元直与亮友善,谓为信然.

九成宫醴泉铭全文翻译 九成宫醴泉铭全文翻译是

九成宫醴泉铭全文翻译:贞观六年夏历四月,皇帝在九成宫避暑.这里原是隋代的仁寿宫.覆盖着山野而兴建宫殿,截堵山谷以形成池沼和护城河.跨水立柱以架桥,辟险峻之地建起耸立的双阙,周围建起高阁,四边环绕长廊,房舍纵横错杂,台榭参差交错:仰望高远可达百寻,俯看峻峭亦达千仞,辉煌如珠玉相映,金色和碧色交辉,其光彩能灼云霞,其高峻能达日月. 皇帝二十岁时,就从事策划和组织统一天下的活动,到了三十岁时,就做了亿万白姓的君主:开始是用武力统一中国,后来又以高度的文明道德使远方的国家和民族亲附:东边越过青丘,南边越

苛政猛于虎翻译 苛政猛于虎的全文翻译

苛政猛于虎翻译:孔子路过泰山脚下,有一个妇人在墓前哭得很伤心.孔子扶着车前的横木听妇人的哭声,让子路前去问那个妇人.子路问道:"您这样哭,实在像连着有了几件伤心事似的."妇人就说:"没错,之前我的公公被老虎咬死了,后来我的丈夫又被老虎咬死了,现在我的儿子又死在了老虎口中!"孔子问:"那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妇人回答说:"这里没有残暴的政法."孔子说:"年轻人要记住这件事,苛刻残暴的政法比老虎还要凶猛可怕啊!"

出师表全文翻译 出师表全文翻译及原文

<出师表>的全文选节翻译:先帝开创的大业未完成一半却中途去世了.现在天下分为三国,我们蜀汉国力薄弱,处境艰难,这实在是国家危急存亡的时刻啊.然而侍卫臣僚在内勤劳不懈,战场上忠诚有志的将士们奋不顾身,这是他们追念先帝对他们的特别的知遇之恩,想要报答在陛下您身上. 陛下你实在应该广泛的听取别人的意见,来发扬光大先帝遗留下来的美德,振奋有远大志向的人的志气,不应过分的看轻自己,援引不恰当的譬喻,以堵塞忠言进谏的道路. 原文: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